<em id="zvjbl"></em>

<rp id="zvjbl"></rp><sub id="zvjbl"><meter id="zvjbl"><progress id="zvjbl"></progress></meter></sub>

    <big id="zvjbl"></big>
    
    
    <menuitem id="zvjbl"></menuitem>
    <ol id="zvjbl"></ol>
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桑舞小說網->恐怖小說->猩紅降臨-> 第二百二十七章 真神的誕生

  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真神的誕生

            作品名稱:猩紅降臨 作者:黑山老鬼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歐陽,跟我們回去,我們可以幫你逃離這些人的追殺!

                隨著歐陽隊長與槍叔、小林、豬仔、lucky姐等人急駛摩托,沖出了廢鐵城防線,前方扭曲的空氣下,秩序教會四大騎士也瞬間目光大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如今混亂的局勢下,第一教士團信徒眾多,又借來了圖騰之力,最為可怕,但因為他們的教團長已死,這時剩下的人只是抱著強烈的復仇與毀滅意愿而已,而那些人數眾多,魚龍混雜的神秘組織,則消息并不靈通,行為混亂,因此可以準確把握局勢的,也只有此時代表了秩序教會的他們四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在白鬼騎士團出城,還沒引發其他人關注之時,他們便已經急急迎上前來,沉聲大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甚至,就算回到了鐵誓城,或許我們可以幫你向主教求情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到了這時,你們還跟我說這些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歐陽隊長騎著摩托,沖在最前面,后面是兩兩分開的四位隊員,遠遠看著那四位大騎士,面露冷笑“我如果真想加入什么教團,何必等到現在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跟他們相比,你們秩序教會給的待遇又能算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聽著這種囂引張的活語,那四位秩序騎士,凳是不由自主,選擇了片刻的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似于手區欠陽隊長說的這番話,就連他們也不能不認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的白鬼騎士團只是在第三城防線的廢鐵小城偏居——隅,甚至都得不到太多同行尊重的小小治安官,而他們則是哪怕在第二城防線,仍然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秩序教會大騎士,雙方身份似于相差極遠,但一旦說起這些認真的話,就連他們自己內心里都覺得,白鬼騎士團有著他們不容小覷的曾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白鬼騎士團,曾經一力毀滅死亡教團,殺掉了死亡代理人的白鬼騎士團…..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位年齡偏長,聲音蒼老的秩序教會老騎士,都忍不住沉聲低嘆“沒有人會否認你們的強大,憑著以前的交情,我們也不愿太為難你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,你不該覬覦諾亞的力量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你選擇了成為諾亞代理人,那便只有加入秩序教派,否則便是與我秩序教派為敵….….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歐陽隊長心里悲憤,暗罵著誰他媽知道我怎么就成了這破代理人?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到了這時,氣勢最重要,他放聲大笑,喝道“我知道,你們不惜以廢鐵城的安危做要挾,便將目的表明的很清楚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是,你們這一次,好像有些異常的貪心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難怪我那位老朋友,寧愿躲在廢鐵城守著神靈喪鐘,也不愿與你們同流合污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唰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歐陽隊長提到了他們表現出來的異常貪心時,這四位秩序教派的大騎士,明顯目光產生了憤怒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是聽到了歐陽隊長提到森森的爺爺,那位明明可以在秩序教會發揮更大的影響,偏偏只選擇了作為廢鐵城這種小地方的守城人存在的老鳶尾騎士時,心里這股子不愿被人揭穿的羞怒之意,更是讓他們的怒火騰騰上漲,同時向前沖來,厲喝道“你這種沒有追求的人,也配說別人的理念是合污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歐陽隊長從銀色風衣之下拔出了手槍,迎著四個扭曲的黑影沖了上去,聲音響徹荒野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子確實沒有追求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老子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底限在哪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聽著歐陽隊長的話,就連跟在了后面的槍叔與lucky姐等人,都覺得一陣激動,自血液深處泛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跟著歐陽隊長,時常生氣,要防著他又做出了什么坑人的舉動,還要防著他是不是又要貪污掉自己那點可憐的工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,總有些時候,這個老家伙異常的迷人啊…….

                比如當他提起了自己的底限時……….雖然他的底限,已經被拉到了極低的程度,但畢竟一直都是有的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希望你不要為了今天的決定后悔….…”秩序教會的大騎士聲音都不由得在這—刻弱了下去,仿佛唯有在歐陽隊長說出這些話時,他們確實連否認以及反駁他的底氣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從形勢上而言,他們還是認為白鬼騎士團是錯誤的,甚至是愚蠢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周圍,第一教士團的信徒,已經到了廢鐵城的三里之外,那巨大的血肉怪樹,沿途根須生長,不停的鉆進一個又一個人的腦袋,而這些人則在同一時刻變得木訥,成為了血肉巨樹的追隨者,他們的生命力量,被血肉怪樹汲取,變得更為高大,鮮艷,高達百米,一點一點,蠕動向了廢鐵城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四面八方的神秘家族,也有一些近處的,看到了沖出城來的白鬼騎士團,呼哨著圍攏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保有一點底限還是很好的啊……”而歐陽隊長看著這些潮水一般向自己涌了過來的惡魔影子,則是低聲嘆惜“好處就在于,當別人打破這底限時,做什么都可以理直氣壯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槍跟著我上!

                聲音低沉到極處時,他又猛吸一口氣,大聲下令“豬仔在周圍警示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林lucky,幫我畫出召喚密陣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連他,在提到了這密陣時,都停頓了一下,然后毅然宣布“畫出第二種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槍叔等人,聞言皆是又驚又喜。早先在趕赴諾亞與現實的接入點,提前畫出密陣奪取優勢時,他們就問過隊長,究竟要畫哪一種,歐陽隊長命他們畫了第一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也就是他愛情惡魔體系的密陣。當時這些人心里還有些失落來著,尤其是小林,他其實一直期盼著畫第二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如今,忽然得到了歐陽隊長的命令,真的要畫第二種了,他這—顆心臟,也不由得跟著嘭嘭直跳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終于又要看到那個畫面了嗎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荷荷荷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同樣也在他們心驚激動之時,他們已

                經與中過來的秩序教派大騎士沖撞到了—起,歐陽隊長從摩托之上飛身而起,象牙柄的手槍直指那位秩序教派的老騎士,而槍叔則緊緊跟隨著歐陽隊長的身影,雙手松開車把,握住了雙管獵槍,精準的幫歐陽隊長盯著每一個有可能會在他身邊出現的破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另外一方,豬仔則狠狠咬緊了牙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眼睛里,忽然有熊熊的惡焰迸濺,這仿佛是來自于眼睛深處的惡焰,濺到了外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旋及,他身邊全都是滾滾惡焰,而他的身體,則在這惡焰之中,不停的膨脹,身軀急速的生長到了三四米的高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輛軍用摩托,瞬間便被他的身軀壓垮,旋及被惡焰燒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他的身體,則是狠狠的從正面撞向了四位秩序騎士,如同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魔,撲向了他的獵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身披地獄火的死亡惡魔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連秩序教派的四位大騎士,都在這時忍不住發出了感嘆“歐陽這樣的人,究竟何德何能,連這種怪物都愿意追隨他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彼此對視了一眼,他們堅定了內心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其中一位騎士嘆惜著,將一截白色的骨笛拿了出來,湊在嘴邊,嗚嗚吹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奇異而古怪的笛聲忽地拔高,又快速的下沉,最后時,居然聲音都已消失,但笛聲還在,只是在以一種超過人耳的頻率向周圍散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些麻木而空洞的生命教團成員,被這種聽不見和笛聲影響,仿佛心里都生出了絲絲的異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更加憤怒,大步的向前方涌來,就連那些從他們的腦海里生長出來的血肉怪樹,也隱隱有種失控的癥狀,撲向了白鬼騎士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笛聲繼續傳播,更多的神秘組織受到影響,竟是直接沖向了廢鐵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整片戰場,如同一固正在積蘊著力量的火山,雖然即將爆發,但畢竟還沒有爆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并且隨著白鬼騎士團出城,這座火山積壓的力量,也還隱隱有著被轉移方向的可能,但如今,卻忽然被骨笛的聲音引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快速失控,并層層疊疊的爆漲。而另外三位秩序大騎士,則已隱隱分呈了三角形狀沖向前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開始有無形的鐵鏈影子,從他們彼此之中出現,一尊若隱若現的虛影,被鐵鏈纏繞,浮現于半空之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歐陽已經猜到了一些真相!

                無法形容他們這一刻的心情,只有些許帶著無奈與悲哀的心聲回蕩著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他能猜到,別人也會猜到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基金會,恐怕也會很快就察覺到一些真相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不必再猶豫了,秩序教派的計劃已經推進到了這一步,便讓這個世界知道又何防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讓這世界見一見真正的神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歐歐陽,我們都知道你的可怕,但故意離開漩渦中心三年時間的你,根本不知道,這世界已經變成了什么樣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,已經創造出了自己的神明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而你,以及無法避免被波及的廢鐵城,則會是真神的第一個祭品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為了隊長,我也愿意沖進流浪教會的死亡祭壇,為他暗殺那位死亡代理人!

                廢鐵城中,白頭發的年輕人,仿佛漫無目的一般的行走在了街道之中,他看著周圍的城市居民,一個個因為突如其來的白化病而感受到驚恐,表情似乎異常的陶醉,但是這種陶醉深處,卻總是可以讓人感受到他若有若無的痛苦與絕望,如同無聊的小孩,需要不停的說著話,來填補自己內心的空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隊長拋棄了我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看著這廢鐵城里并不怎么繁華的街道,仿佛在為什么抱著不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明明沒有做錯什么,我只是想要快點晉升,好跟上他的腳步,幫他做更多的事情而已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為什么,他就一定不肯要我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這種偏激的心態里,他甚至開始討厭起了廢鐵城,因為連這種破爛的城市,都可以讓歐陽隊長不惜拿命來保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連這些骯臟愚昧的普通人,都可以得到歐陽隊長的認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自己偏偏被拋棄,是因為自己連這些人都不如嗎?

                越想越痛苦,甚至委屈,他那白到詭異又耀眼的皮膚,如同變得透明,白色的頭發,都飛揚了起來,絲絲縷縷的惡魔力量,滲入整座城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要讓你明白,只有我,才是白鬼騎士團的第六人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要我,那就永遠也找不到替代我的人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因為我,才是真正有資格追隨你的人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瘟疫惡魔的力量伴隨著他的憤怒,滲進了廢鐵城的大街小巷,狂風一般卷向了每一個懵懵懂懂的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*********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過分了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在此時,葉飛飛幾乎被氣的哭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看到了那些驚慌失措,拼命趕向醫院,或是在擁擠的路口絕望哭泣的病人,那些人身上,都有著大片的白斑,而且這種癥狀,還在不停的惡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哪怕真正開始進入這個圈子時間不久,她也看得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座城市里作亂的惡魔力量,并沒有隨著隊長的出城而削減,反而愈發的兇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惡魔!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在之前,葉飛飛還不夠了解惡魔的含義,那在這一刻,她看著痛苦的人群,開始對這兩個字有了清晰的認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瘟疫惡魔!

                董芽芽的爺爺董安林,目光閃爍,作出了自己的判斷“這是有瘟疫惡魔正在城中作亂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瘟疫惡魔擁有將一種疾病種在自己的身體里,不停的強化,強化它的傳染性,嚴重性,并且用它來害人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據說—些強大的瘟疫惡魔,甚至可以通過這種傳播的疾病,研制出一種不死的方法,只要將這種疾病傳播到其他人身上,那就算他本體死了,也可以借助這種疾病,在他人體內復活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能夠研究出這種方法的人,都太恐怖了,不,是太瘋狂了,不知要害死多少人才能成功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歐陽他們出城,恐怕也是為了將這個家伙引出去,可惜歐陽高估了這個人的下限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人根本就是要毀掉廢鐵城,甚至,殺光所有人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可不可以幫他們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葉飛飛有些祈求的看向了董安林“聽小衛說,你是生命惡魔,死人都能救得活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救不了這么多人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經過了星城一行,再加上如今看到了白鬼騎士團出城的模樣,老董也有些受到影響,不像之前那么陰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,這也有可能是葉飛飛的身家,給了他一種天生的壓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愁眉苦臉的道“我們生命體系,確實可以通過傳遞生命力量的方式,幫這些人續命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,只是續命而已,我們生命惡魔并沒有消除疾病的能力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些疾病,就像是在一只水桶上面開了一個洞,我們可以不停的把水續進去,但卻無法阻止這個桶里的水不停的從洞里流出來…..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怎樣才能幫到他們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葉飛飛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,想起了以前魏衛幫她解決詛咒惡魔時的事情“找到源頭可不可以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董臉色陰沉的搖了下頭“同樣也沒用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瘟疫惡魔的能力一旦釋放,就算殺掉源頭也沒有用,因為,疾病已經開始傳播了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總要做些什么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葉飛飛焦急的說著“我已經轉正了,lucky姐說在我正式轉正的時候開始,我就有責任保護他們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能什么也不做啊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或許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這焦急又偏偏迷茫的時刻,董芽芽握了握小拳頭,忽然道“或許我可以做點什么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喻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葉飛飛和老董的眼神,同時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了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董芽芽看向了周圍深陷恐慌之中的廢鐵城居民,道“精\/華\/書\/閣…首.發.更.新…我可以感受到這些人的命運走向,在這樣巨大的恐慌與災難前,有太多人的命運,會在同一時刻走向深淵,或是就此終結,這就形成了大型的命運斷涯,我……我可以試圖感應到這種命運斷源的走向,并且找到可以影響這種命運斷源的關鍵點….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….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說到了這里,心里又忽然有些恐慌“這種命運斷涯擁有極大的不確定性,我們自己的命運也有可能被卷進去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或許,我們可以幫到其他人,扭轉命運的走向,或許,我們也會陷入斷涯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也要做啊…..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葉飛飛立刻握住了董芽芽的小手道“芽芽妹妹你幫我,大不了你找到那個關鍵點,我自己過去好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董芽芽還在猶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葉飛飛在這一刻,也終于做出了一個有嗓于她平時原則的決定“芽芽妹妹,我可以向你支付傭金的…..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董芽芽瞬間驚了“多少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問倒把葉飛飛整的有點不會了,一時不太敢確定說多少才能算多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卡里只有二十來萬了…..”葉飛飛有些底氣不足的說著“但是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二十萬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董芽芽一下子目光就閃亮了起來,猛得握緊小拳頭“這任務我接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董這一會都驚住了“那我也去行不行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都不用這么多,兩萬就夠了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葉飛飛也大感意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本來想說,自己國為接收父親贈給自己的那些嫁妝什么的,把卡里的錢花出去了不少,現在是最窮的時候,卡里只有二十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他們嫌少,自己再向父親要個幾百萬也可以,沒想到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內心里一下子有些感動了,這對爺孫內心里其實還是善良的吧?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要錢只是個幌子而已,本意還是想幫自己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然,怎么可能會有人把二十萬放在眼里呢?”這財大氣粗的傻妞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老董和董芽芽也正滿心驚喜的對視了一眼“這活不給錢我們都得干,不然那位特別調查員不知如道怎么折騰我們呢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居然還一口氣拿出這么多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很快,交易完成,三個人帶著些信心不足,但又意愿強烈的情緒,走向了命運的路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*********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么多人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魄衛和老烏鴉帶領的小隊,來到了廢鐵城,不,甚至距離廢鐵城還有著十分鐘路口時,就已經看到了這混亂的場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前方,如同形成了一片戰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影,以及扭曲的怪物,槍聲響動,慘叫連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廢鐵城的周圍,已經形成了一個由瘋狂的信徒與扭曲的怪物形成的巨大漩渦,這個漩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同擁有了自身意志的龍卷風,正在緩慢的向著廢鐵城方向移動,其中最前方的一部分,已經影響到了廢鐵成,而在漩渦的中間,則明顯有人極力的向外推動,試圖將這場惡魔龍卷風,推離廢鐵城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這明顯是無力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混亂與災難膨脹到了一定程度,本身便倬是有了自己的規律,無法有效的轉移與阻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些人都瘋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烏鴉憤憤的大罵“他們是真的在進攻精神壁壘!”周圍眾隊員們,同樣心里憂心忡忡,他們是過來執行特別任務的,日的只是為了抓走某個家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眼前的場面,卻讓他們意識到,自己是在面臨一場戰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隊長,我們該怎么做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人焦急的開口“我們擅長的是抓捕與斬首,甚至通過消滅惡魔樂園的源頭,來清理掉蔓廷的惡魔力場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這一次完全不同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人禍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么多人都像是瘋了一樣沖擊廢鐵城,我們怎么阻止他們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另外一位隊員則快速清理物資,道“無論是彈藥還是一些特殊制式武器,我們都嚴重不足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憑我們現在的火力,恐怕全打光了,都解決不了百分之一的人,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烏搗也一時沉默,對這樣的場面,他也一直沒有很好的方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確實打定了主意過來支援廢鐵城,但是,他們可以支援一場高端但小型的對抗,可如何支援這片戰場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們確實瘋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邊安靜抬頭,看向了這片戰場的魏衛,感受著眼前的混亂,可這片混亂區域里,不停散發出來的血腥味,仿佛內心里有什么東西被喚醒,聲音低低的說著“這些瘋狂的信徒,做事從來都不考慮后果,他們只索拜惡魔,一切都以惡魔的指令為宗旨,不知恐懼,不如疲倦,也從來不關心結果……-”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鳥鴉憤憤的看了他一眼“訓練營的時候又不是沒教過,瘋狂的信徒永遠都是我們最大的敵人,還需要你說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只是意識到了怎么解決他們而已!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衛轉頭向著他笑道,一點脾氣也沒有“隊長你需要我的建議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烏稿的脾氣少了很多,道“你說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其實對付這些人很簡單!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衛溫和的笑道“讓他們感覺到恐懼就可以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們堅信自己崇拜的神最強大,為了得到神的認可與惡賜,漠視了一切的底限與原則,良知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們只需要讓他們絕望,讓他們感受到,比他們對神明的墩畏,更強烈的恐懼與絕望,就可以解決這所有的問題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烏鴉忽然轉過頭,看著魏衛臉上那熟悉的溫和笑容。內心里,忽然一陣幽幽發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倒是旁邊的隊員,終于忍受不了魏衛這種說著毫無意義大道理的樣子了“這樣的話誰不會說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需要的是建議,不是這種耍狠的話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說的就是建議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衛笑著看向了他,道“他們良狂到進攻精神壁壘,瘋狂到不知進退,那就,把他們全部殺光就可以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位隊員身體猛得抖了一下,難以置信的看向了魏衛“你是認真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彈藥不足是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衛則根本沒有回答這個問題,而是提起了人頭掛件,只見它毫無表情,便捏了捏它的腮幫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人頭掛件不情不愿的嘀咕了一聲,然后張大了嘴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嘩啦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開始不停的有子彈從它嘴里吐了出來,一顆一顆,綠魔,青頭鬼,紅天使,甚至還有幾顆惡魔小南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子彈仿佛無窮無盡,很快便在地面上堆成了小山似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周圍眾隊員看得眼晴都直了,老烏鴉更是嚇了一大跳“臥槽,你從哪里搞來了這么一大批軍火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道“借給你用,要還的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烏鴉立刻覺得有哪里不對,魏衛則急忙打斷了他,道“隊長,你現在發展前途這么好,不至于借了老隊員的東西卻不還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烏鴉沒反應過來,下意識點了下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衛將子彈都例了出來,甚至懶得去計算,便又收起了人頭掛件,握住了摩托的車把,覆蓋整輛摩托的血絲,開始興奮的蠕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隊長,我們該挑選自己的日標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-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烏鴉看著地上的那一堆子彈,仿佛沉默了片刻,忽然低沉的咒寫了一聲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媽的,我難道還比不過這么一個瘋子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他恨恨看向了魏衛“以前在訓練營時,明明各訓練課程都做得不比你差,但總是感覺比不過你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無論如何,這一次,我要你心甘情愿叫我一聲隊長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衛笑道“好的隊長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把你心里那個‘副’字給我拿掉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烏鴉罵了一聲,大聲下令“所有人,立刻收起這些子彈,一分鐘之內分配完畢,然后立刻開始支援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記住,我們從那個最狠的開始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衛忽然之間笑了,仿佛又回到了在訓練營時,第一次進入秘宮戰場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時大家都是新人,都會感覺害怕,唯有自己,在進入訓練營的時候開始,就已經忘記了害怕的滋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,在那些同學們眼中,自己多少也是有點不一般的吧?雖然,最后的結業評價,自己只是A-,但其他人最少也是A,或是A+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*********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沒有等待老烏鴉等人,已經迫不及待的魏衛驅動了促紅摩托,帶著凄厲的血色影子,瞬間切入了這片混亂的戰場之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或許直到此時,老烏鴉以及他的隊員們,還以為自己那只是一個略帶夸張的狠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魏衛已經決定開始執行這個計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仿佛也是因為這一刻信念如此堅定,他的視野飛快變成了紅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精神世界,居然在這一刻分成了鮮明的兩邊,一個是眼前晃動的人群,與猙獰的惡魔身影,另外一個,則是幽暗陰沉的血海世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,血海世界里面,第五個受刑的巨人,已經睜開了眼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身邊彌漫著的血色霧氣也已經解開,只看到一柄劍,直直的刺入了他的心勝,使得他表情,痛苦而又恐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麻木的雙唇微微顫動,無窮的囈語回蕩在魏衛耳邊我終將以劍洞穿你的心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因那日夜嚎哭的聲音縈繞耳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飛翔的惡魔被撕去翅膀,

                與我同跪于燃火的十字街頭,向無辜的羔羊懺悔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*********

                囈語響起之時,血海忽然開始翻起滾滾的浪花,一個血紅色的影子浮現出了海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羊臉惡魔主動出現,眼睛已即將睜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為您提供大神黑山老鬼的猩紅降臨,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,請務必保存好書簽!

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二十七章真神的誕生(七千字)免費閱讀.
            投推薦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

        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            新作推薦:雪鷹領主(我吃西紅柿) 劍王朝 天火大道 九真九陽 風鬼傳說 道醫天下 逆天仙尊2 萬界武神 絕世幻武

            小說猩紅降臨已更新到最新章節 第二百二十七章 真神的誕生,全文免費閱讀并且無彈窗廣告。

            欧美太级大黄片_欧美特大黄aaa黑寡妇_欧美特大黄一级AA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