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zvjbl"></em>

<rp id="zvjbl"></rp><sub id="zvjbl"><meter id="zvjbl"><progress id="zvjbl"></progress></meter></sub>

    <big id="zvjbl"></big>
    
    
    <menuitem id="zvjbl"></menuitem>
    <ol id="zvjbl"></ol>
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桑舞小說網->武俠小說->赤俠-> 359 隨風潛入夜

            359 隨風潛入夜

            作品名稱:赤俠 作者:紅燒大黑魚

                操控“指南車”逆流西行,沿途魏昊飛快地觀察著國運的變化,地方上的氣象,已經徹底失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血色白色交織沖天,大多都是兵戈興起的地方,叛軍官軍農民軍鄉勇各種各樣的隊伍,裹挾在一起,殺氣沖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黑色血色混雜在一起,則是妖魔叢生,多有本地士紳權貴為求長生而倒行逆施,勾結妖魔已經不算什么,更有甚者,“妖化”“入魔”比比皆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,在魏昊中舉之前,還是非常罕見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現在,曾經的兩岸繁盛之地,卻都變得不再扎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巢湖的百二十里水泊,竟然真成了一片干凈地太平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是荒謬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感慨之余,卻也不著急,就算有降妖除魔之心,降妖除魔之能,也不能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急了,就會失去理智和冷靜,就會亂了方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勾結妖魔,恐怕已經是大夏朝地方豪富權貴的選擇之一!

                得出這個結論,并非是因為偏見,而是從兩岸亂象中的觀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從毫無人性的純粹利益角度來看,又非常的合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國運只要還在,對非人異類的壓制,就客觀存在;對超凡修真的壓制,也客觀存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些退位讓賢或者避世隱居的曾經名宦高官們,只要有一絲不甘心,不甘心草草地結束一生,不甘心權力還沒有享受完全就失去,那么這份不甘心,就會成為動力,成為決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謀求長生的決心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惜一切代價,一切都是代價!

                治下百姓的血肉,是妖魔的渴望食糧,那就給!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妖魔吸引了除妖人的注意,沒什么不能給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倘若曝露,家族青壯為兵丁,妖魔為助力,割據一方,占山為王,也并無不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大夏朝的萬劫不復,是共同的目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強行讓自己冷眼觀察一切,最后得出一個結論:“看來,要抓緊時間壯大勢力才行。若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,手中有刀,才能立于不敗之地!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此看來,汪伏波的決斷,可真是狠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對大夏朝的忠誠,汪伏波并沒有褪色,他也沒有變節,但大夏朝存續的可能,在他眼中,或許已經是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剩下的,就是選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汪伏波并非出于“良禽擇木而棲”選擇了魏昊,而是在這亂世之中,還是個人的英杰,實在是太少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,至少還是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大水猴子在巢湖的試探,應該只是開始。如果我是它,接下來應該怎么做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換位思考,魏昊把自己想象成毫無人性可言的絕世妖皇,“水猿大圣”既然被鎮壓,那么它最大的愿景,就是掙脫封印,重獲自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的布局算計乃至掀起的動蕩,應該都是奔著這個目的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么,朝野江湖,應該都有安排。在朝獨攬大權,在野聲名鵲起,在江湖之遠,那自然是要兵多將廣聲勢浩大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應該還不止這些!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站在“指南車”中重新梳理,自己的格局還是太小了一些,這只是大夏朝一國之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天下有九州,大夏朝只是作為人族王朝,稱霸神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海外,還有八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不止,海外八州也不夠!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重新思考大水猴子被鎮壓的過程,然后斬釘截鐵道,“前往天界的通道昆侖山,也是重要一個環節,昆侖山諸神之中,肯定有它的安排。就跟龍墓的金絲猴一樣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三界,才是“水猿大圣”應該考慮的最基本范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魏昊重新拿出六重地仙錄,要說最特殊的寶物,陰間的那些“大權”,魏昊只是震驚,并不好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這六重地仙錄,可就很有名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袁君平這個老牛鼻子道士,實力境界十分孱弱,卻能上算天下算地,要他性命的大能不計其數,其中就有“水猿大圣”的三魂化身之一,大夏朝護國大法師袁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袁洪,至少在名義上,算是袁君平的親侄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袁老頭肯定不簡單,他自稱有神仙之才,假如是真的,一個人,如何能這么篤定?就算是天才的自信,一直被追殺蹂躪,也不至于!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思來想去,忽然想到一個可能,“莫非袁老頭原本就是神仙,只是因為某種原因,重新回到了人間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是這樣,就合理得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魏昊還給袁君平想到了行走人間的緣由,比如說,監視袁洪這個大侄子的誕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唔這樣也能解釋,他為什么掌握那么多地仙的跟腳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把諸多事情重新串聯之后,作出了一個并不準確的大概結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就是,“水猿大圣”想方設法想要重獲自由,為此,他在三界一直在努力布局,并且三界之中,明里暗里提供便利的家伙,并不在少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與此同時,為了防備“水猿大圣”重獲自由,三界之中,有另外一批家伙,一直在潛伏阻撓,不惜一切代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雙方勢力的囊括范圍,恐怕從普普通通的飛禽走獸凡夫俗子,到高來高去的地仙神仙乃至天仙,都在其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同時,雙方博弈的時期,或許也很關鍵且微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比如說,人祖人皇們,正在跟“大羅天”作殊死搏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戰爭的緊要關頭,那些亙古大能們,根本無暇兼顧這些“小打小鬧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絕對的證據,魏昊并沒有,但是側面的印證,卻有不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除了“大巢氏”隔著遙遠時空定住“濟水龍神”之外,陰間地府十國的大王,魏昊只看到一個閻羅王,另外九個大王,一個都不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陰間,又是“大庭氏”酆都大帝開辟出來的一方世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再加上“泗水龍王”“天漢龍皇”“北海大神”的言辭,幾乎都在印證人族跟先天神靈的戰斗,到了不可調和的緊要關頭,橫跨的時間空間,都是漫長又廣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我的猜測是對的,那么神州大夏王朝的朝代更迭,就成了一個極為關鍵的事件!

                神州亂象持續不斷,人族根基就會動搖;人族霸業突然中斷,使得豺狼當道禽獸為伍,那么更惡劣的情況就會出現,新的種族,將會踏著人族的殘骸崛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哪一種,都會出現影響變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春闈過后,應該就能解釋很多事情!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冷靜下來之后,不再去多想,徑直朝著洞庭湖而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一路前行,卻發現了古怪的變化,遠離岳陽府的地方,妖魔數量明顯要多一些,有些地方小軍頭的營帳中,甚至有精怪直接現形做事,狐貍為軍師豺狗為斥候,竟然一點違和感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靠近岳陽府之后,情況就好了很多,地方駐軍的營地依舊嚴整,氣勢未損,同時,北陽府的國運依舊存在,城池和四野,都在庇護之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隱隱約約,還有七八道銳意進取之氣沖天而起,魏昊不通望氣之術,但是他的雙眼屢次有奇遇,在這個國運衰退的時代,自有妙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火眼金睛看到了那數道微妙氣勢,十分熟悉,是“天賜流光”的特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看來,岳陽府也聚集了不少人杰!

                白虎的期望,大概就是在它離開之后,人間由人間英雄自己來抵抗兇險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歸位,對“國運化身”而言,未嘗不是一種無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不過,靠近岳陽府之后,魏昊才發現本地的貿易,基本終結,全靠岳陽府內部的府縣交流,維持著社會的運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與其說是岳陽府,倒不如說一個叫作“岳陽府”的小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為數不多的交易,魏昊根據市場的位置,大概能猜到,交易的對象,未必有多么良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或是亂軍,或是妖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也不知道唐淞晨怎么樣了,春闈進京,還會不會去!

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獨自外出,實力不濟就是自尋死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算實力可以,要是沒有寶物護體,也是難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魏昊不由得想到了徐望闕,作為龍驤軍的將主,現在他面對的危險,怕是比大夏朝歷代將帥都要糟糕得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隨風潛入夜,操控“指南車”,遁入云霧之中,保護岳陽府的國運屏障,并沒有阻礙他,甚至本地的“人道陣法”,還稍稍地運轉起來,護衛魏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天地之間,“憂樂”二字不斷地變化,其中蘊含的力量,就是這本地岳陽府上上下下的人心志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陣勁風掃過,于岳陽樓前,魏昊還沒上前跟八柱大蛟打個招呼,卻發現一種微妙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鬼?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盡管“憂樂”二字還在變化,可是,竟然有一種要合二為一的趨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哪怕一個在天一個在地,可那種趨勢,魏昊一眼便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,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有問題!

                悄無聲息而來,也未曾認真觀察過岳陽府的全貌,魏昊于是暫停進入岳陽樓第七層半,反而是一躍而起,竄入高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俯瞰全貌之后,才是臉色一變:“這是什么東西?陣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府城周圍,設置有大量祭壇,祭壇互相聯系,又匯聚成一點,那個點,同樣是類似祭壇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每個祭壇之中,有著大量的除妖人人間修真在作法,手段極為詭異,瞧著就不簡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要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若有所思,將祭壇陣法記住之后,便到了岳陽樓前:“殿下可在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?!魏魏公?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八柱大蛟連忙打開門戶,然后道,“太子妃在的,還在畫中,可要小的通稟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必,我自去就是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!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邁步而入,八柱大蛟連忙把風,尋思著大晚上的,魏公來尋太子妃殿下作甚?

                孤男寡女,夜深人靜,莫不是有甚么勾當

                待進入岳陽樓,魏昊又察覺到了奇怪的地方,整棟岳陽樓的內部,竟然布滿了符,宛若鎖鏈一樣,密密麻麻串聯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魏昊再次退出,問八柱大蛟:“樓閣內,為何多了如此之多符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符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作為岳陽樓的守護,八柱大蛟十分奇怪:“魏公,樓內多是人騷客的墨寶,怎會有符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的火眼金睛凝視著八柱大蛟,發現它識海之中,竟然多了一道封印,只不過這道封印非常微妙,正常情況恐怕都不會察覺到,因為這道封印,是一種正向增益的印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以提升八柱大蛟的法力,正常人就算感知到,也只會以為這是八柱大蛟求來的機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出去轉轉,你不要聲張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魏公放心,小的絕不透露魏公半點行藏!

                蛟首低頭,抬起來時,魏昊已經沒了蹤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下一刻,魏昊于岳陽府東西兩市之間的城內水道中央站定,腳踩水面,喝道:“城內井龍王土地神,都來見我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河道嘩啦啦作響,波濤滾滾,而城內諸多古樹旁的小小神龕內,一道道流光沒入大地,奔著魏昊方向而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深夜,巡視的衙役只是覺得今晚上霧氣著實深重,抱怨之余,巡視的速度也慢了不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伴隨著窸窸窣窣聲,驚得衙役們草草了事,趕緊回衙門打盹兒,而很快,六七十條丈二龍族,以及十二三個矮小老頭兒,都湊到了魏昊跟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井龍王們也都現了人形,穿著還算體面,棉綢戴花,帶圍脖帶香囊,日子應當是不錯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見了魏昊,一個個好似本地員外,沖魏昊鞠了一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參見魏公!

                井龍王們也是心中忐忑,這位“赤俠公”可不簡單,斬龍殺牛眉頭都不皺一下,如今洞庭湖中兩座島,就是兩位仙家的坐騎殘骸所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魏昊不死,這就是極為恐怖的威懾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參見大王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土地神突然一開口,把井龍王們都嚇了一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大王?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顯然十二三個土地神都不做解釋,老老實實站在那里,等候魏昊問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運河之上,有一座石橋,魏昊一躍而起,坐上了橋頭,然后先問井龍王們:“這城內外的祭壇,是個什么來歷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稟魏公,乃是本地除妖監的法壇,說是為了加持甚么人道陣法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最近岳陽樓,可有什么熱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自是熱鬧不少,去歲到正月,本地名流,很是在岳陽樓揮毫潑墨了一番,又作詩紀念岳陽府在這年景之中,還能國泰民安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通述說,魏昊從井龍王們的口中,已經得到了非常重要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首先,那些祭壇一樣的東西,是除妖監的手筆,那就必定跟本地的除妖人有關,說不定,巡天監也摻和其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其次,岳陽樓被人動了手腳,有人以吟詩作賦為由,進入其中,布置了諸多隔絕內外的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些符,凡胎肉眼看到的,可能就是上乘字畫,說不定還是某些名流的墨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本質上,卻是隔絕一方的符,完全就是封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這件事情,就足以說明很多問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人打“人道陣法”的主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從“龍墓四庭柱”那里,魏昊已經明白了“人道陣法”就是后天功德大陣,是能夠對抗先天神通的利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人打主意,倒也正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顯然“人道陣法”不是誰都能打主意的,得有自知之明,沒有實力,面對“人道陣法”的反噬,不過是自取滅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根據這些條件,魏昊可以斷定,這不是岳陽府本地哪位奇葩想要玩蛇吞象,起碼也是大夏王朝上層的手段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沉吟了一會兒,魏昊轉頭看向恭恭敬敬的十二三個土地神,“這些井龍王所言,是否屬實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問,把井龍王們驚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從魏昊的語氣行為中看來,他顯然更相信土地神,讓井龍王們先開口,然后再通過土地神來印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啟奏大王!

                有個土地神手持木杖,上前躬身道,“基本所言不差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關于這些法壇,你們既然是本鄉土地,有沒有知道更多的細節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王容稟,這些法壇的修建,除了材料民夫乃是本地所出,布置的人仙,全都是外鄉來的。若以品級論,應該都在本地人仙之上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岳陽府除妖監鎮守,號稱閻真人,他待外來的人仙,猶如奴婢一般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數月以來,皆是錦衣玉食相待,不拘府衙官吏,還是除妖人,都是如此!

                土地神你一言我一語,很快把情況描述得更加詳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聽了之后,頓時覺得奇怪:“莫非,是袁洪想要收走這人道陣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直接收走,肯定是行不通的,本地的官吏士子百姓,又不是失了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朝廷可有天使來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再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幾個土地神想了想,道:“雖說應該來了,但小神我等卻不曾親見,或許問一問夜游神日游神,要容易一些!

                也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魏昊喊道:“夜游神何在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神在此!

                天上十六臂陰神立刻現身,按著陰風,落到跟前,然后單膝跪地,抱拳道:“大王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數月以來本地可有欽差前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王容稟,本地前后共有欽差三批,其中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夜游神如實稟報的時候,井龍王們已經嚇得面無血色,它們就是再蠢,這光景也明白過來,這魏公,絕對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別說是土地神了,連夜游神都是口稱大王畢恭畢敬,這是什么身份?!

                待夜游神稟告清楚之后,魏昊頓時冷聲道:“我道是什么作個遮掩,原來是用太后的名頭頂著,呸,還真是胃口不小!

                梳理清楚之后,魏昊又問道:“主持法壇祭壇的人仙,是什么來頭,有什么神通法寶,爾等可知曉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夜游神土地神都是一臉茫然,顯然是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這時,有個井龍王心道這真是天賜良機,賭一把,興許就發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他立刻喊道:“魏公!小的知道,小的知道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魏昊一聽,連忙道:“快快說來,此地事了,我記你一功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以魏昊在“龍墓”和陰間的地位,不管這位井龍王死后去哪兒,都不會吃什么苦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旁的井龍王還沒回過味兒來,等鄉黨同伴在那里恭恭敬敬交待的時候,有些井龍王雖然后知后覺,這時候也明白過來,想要立功,可不是適逢其會!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下,幾個井龍王已經有了計較,想必不知道在哪兒做大王的魏公,肯定是要在此大干一場,一場富貴,可不是就擺在了它們眼前?!
            投推薦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

        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            新作推薦:雪鷹領主(我吃西紅柿) 劍王朝 天火大道 九真九陽 風鬼傳說 道醫天下 逆天仙尊2 萬界武神 絕世幻武

            小說赤俠已更新到最新章節 359 隨風潛入夜,全文免費閱讀并且無彈窗廣告。

            欧美太级大黄片_欧美特大黄aaa黑寡妇_欧美特大黄一级AA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