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zvjbl"></em>

<rp id="zvjbl"></rp><sub id="zvjbl"><meter id="zvjbl"><progress id="zvjbl"></progress></meter></sub>

    <big id="zvjbl"></big>
    
    
    <menuitem id="zvjbl"></menuitem>
    <ol id="zvjbl"></ol>
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桑舞小說網->其他類型->末日從噩夢開始-> 第九百九十七章 十米限制、我們出來了

            第九百九十七章 十米限制、我們出來了

            作品名稱:末日從噩夢開始 作者:暗黑茄子

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腦袋空空,剛開始屋子里很安靜,林默和老哥相視而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頗有一種,我是誰,我在哪兒,我要干什么的迷茫三連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是真記不清楚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就連他們彼此,都是想了半天才想起來一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其他的,一概忘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從林默口袋里,此刻冒出了一團黑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玩偶面目猙獰的爬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低頭看著自己口袋里爬出來的東西,直接問了一句,你是誰?怎么在我口袋里,誰讓你爬進去的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還想問你是誰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玩偶一下子變成大人,她伸手掐林默脖子,林默自然反擊,一下就將這個玩偶女人撲倒在地,但對方力量極大,而且可以無視重力,直接將林默掀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拔刀就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?我哪兒來的刀?”林默覺得莫名其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現在這個節骨眼上,他也顧不得那么多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誰惹我,我就砍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各種詛咒也是運用得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這個木偶女人也不含湖,非常厲害,林默感覺自己好像打不過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,從一面鏡子里,也慢慢伸出了一只穿著紅色衣裳的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手指纖細,很漂亮,但指尖銳利,似乎很輕易就可以把皮膚劃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這么一雙手,去做手摸都是綽綽有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此刻,從鏡子里伸出來,就給人感覺十分恐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股股惡意和怨念也從里面冒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屋子里眼看就亂成一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一個人上前逼退木偶女人,將林默拉出房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是老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為啥林默知道對方是老哥,這個好像也沒有具體原因,感覺像,而且,彼此很熟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哥身邊是老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想起來了,上次他和老爹來旅館,好像見過老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什么旅館來著?

                對了,魚呢?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記得有一條魚,知道那魚很重要,但魚是怎么回事,他又記不太清楚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記憶很混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稍微想想,腦殼就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弟,先什么都別想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哥說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點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一起下到一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正好遇到準備上樓的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沒見過這個人,老哥看對方的眼神也陌生,但年輕老媽卻稱呼對方為老蕭,還聊了兩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
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這種感覺非常不舒服,就像是熬了幾個通宵,又喝了酒,突然被人叫醒,腦子里只有一團漿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知道我是誰嗎?”年輕老媽過來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像,是老媽!绷帜f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好,你還記得這個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點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哥也差不多,現在你們兩個聽我說,什么都不要問,因為我說的,就是之前發生過的!

                接下來老媽用最快的速度講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講解的過程中,樓梯那邊下來了穿著旗袍的女人和她的兒子,聽聲音,是要出去買糖葫蘆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女人一會兒就會被外面的倭兵殺死,刺刀刺穿她的腦袋,她兒子會被一槍爆頭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抽空說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剛才已經和你們說了這里的具體情況,簡單說,這里的重點是302的頂級執念,這個執念是引發這一切的關鍵,是這個時間回朔的始作俑者。前面兩次,你們已經嘗試和他接觸,還挺成功,這個302實際上是一百年前的地下工作者,為了一份重要的情報,所以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瞪大眼睛,聽著這一番仿佛天方夜譚一般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他啥也沒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說了,不讓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她說過,無論她說出來的事情有多么的不可思議,那都是事實,都是真的,你們不需要質疑,只需要接受,然后用最快的時間來消化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最后,倭兵再次派來增員,可能有六百多人,火力太強,戰斗中,302被擊中,他雖然將情報交出來,但可能因為根本不相信情報能帶出去,所以他的執念并沒有消退,他死之后,所有的一切重來。對你們來說,副作用就是會被奪去一些記憶,已經連續兩次了,現在看你們的情況已經非常不好,我不希望有第三次,到時候,你們兩個可能會連我都不認識,到時候想要破解這個局,就幾乎沒有可能性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所以,這一次,是我們最后的機會,不管用什么方法,都要結束這一次的時間回朔循環,否則,我們所有人都會被永遠的困在這里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講完了,你們可以問問題!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和老哥對視一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都沒有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是在思索,在消化這一股腦灌輸過來的信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,外面傳來了哭鬧聲和槍聲,林默和老哥走到門口瞅了一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和老媽說的一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旗袍女人被刺穿腦袋,小孩子被一槍爆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從側面證明,老媽說的,都是真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的記憶真的被奪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像是豬肉攤上的一塊上好的里嵴肉,他割一刀,你切一塊,到后面,就已經是面目全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和林淵都不想讓自己變成肉攤上的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這個局,必須破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好在有老媽這個特殊存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受時間回朔重置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然,這次無論他們再怎么厲害,都得在這里玩兒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記憶掠奪的機制不光是對他們有效果,就連夢魔和惡鬼都一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說,之前和你打架的女鬼,實際上和你關系特好,有時候,她就覺得那是她兒媳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剛才打的那叫一個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很明顯,對方的記憶也被奪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能忘記了林默是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說,我也不記得她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過也好,那女鬼當時就在我口袋里,感覺也滲人啊,跑出來挺好的,這樣我才感覺舒服一點,不然,身上裝著一個女鬼,想想都覺得嚇人!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如此說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聽完表情古怪,就說你身上,可不止一個女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愣住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身體有些僵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意思是還有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哪兒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呃,她好像自己出來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話音還沒落,林默就感覺自己衣服里好像有什么東西在動,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林默伸手抓開衣領,低頭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正好,和一張臉對上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嚴格來說,這張臉雖然蒼白,雖然有些嚇人,但長的挺漂亮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這很明顯是個女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就哇哇大叫,開始活奔亂跳,他衣服里的女鬼被甩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是個身材極好,穿著黑裙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看年紀,不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非常年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刻正瞪著一雙迷茫的眼睛看著林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仿佛她也不認識林默,只是覺得,有點眼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不認識你,但覺得,和你挺親近,所以此刻十分迷茫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哥在旁邊做翻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就問你怎么知道這些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忘了告訴你,我好像會讀心術,剛好可以看到她心里所想的事情,我估摸著,你們以前肯定認識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能吧!

                ,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看著面前的女鬼,也有一種熟悉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死活想不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想不起來就先別想了,只有破掉這個局,才能一切恢復正常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這個時候走過去,一把拉住那個黑裙女鬼的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想提醒老媽小心,結果老媽說沒事兒,這女鬼和你小子關系更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成天和你小子窩在一套衣服里,那感情能差得了么?她就算是忘了你,也不會對你攻擊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開始拉著那個女鬼說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場面看著十分違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反正林默越發的迷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老媽說的事兒他記下了,得破掉這個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302那個執念,必須得達成對方的心愿才有可能破局,而且不能再讓對方收到威脅和攻擊,否則,時間回朔還會再次重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到時候,自己有可能真的變成白癡和傻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就完蛋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接下來該怎么做,林默和林淵都沒有特別好的法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說,上次他們和302做過接觸,也冒充了組織上的人,可因為無法取得對方的絕對信任,所以對方不愿意主動將情報交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后來倭兵來了之后,情況就更不好把控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稍不留神,就會有巨大的傷亡和損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旦302死了,重新開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再這么搞下去,我也快成執念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開始苦思冥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哥也沒吭聲,看樣子也在思考對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兩分鐘后,林默一拍大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想到法子了?”老媽也和那個女鬼說完話,這會兒走過來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法子,說說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無法取得302的信任,那暫時就不讓他信了,而且,我懷疑咱們無論怎么做,都無法取得他的信任,他只信任他的上線,對不對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倒是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和老哥都點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是三次都經歷過,所以她最有發言權,用她的話說,302這個家伙,很難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極為固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第二次的時候,林淵可以說是方法用盡,對方根本不為所動,依舊是懷疑,依舊是不信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哪怕是想幫他都做不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一條路走不通,就不走了,咱們走另外一條!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和他廢話,直接綁了,老媽不是說了嗎?這家伙沒什么戰斗力,雖然是頂級執念,但強大之處是在于對環境的改變和規則的制定,既然摸清楚了對方的底細,那還怕個球啊!

                說完,三人一陣沉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以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!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和老哥立刻同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綁了之后呢?”老媽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感覺林默一定是有后續的計劃,不然,光是把那個執念綁走,又有什么意義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以給他演一場戲,證明,咱們不和倭兵是一伙兒的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如果,他還不信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好言相勸,告訴他實際情況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死活還不信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玩捉迷藏,反正,不能讓他再被殺死了,不然重啟之后,我得變白癡!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嘆了口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這法子,嚴格來說,是為了拖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能不能拖得住,這個不好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要不,抓住之后,嚴刑逼供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此刻腦洞大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或許,破壞了對方的信仰,就可以將這個困局解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和老哥立刻阻止了這個瘋狂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讓一個執念改變信仰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條路走不通的,弄不好到時候可能會直接重啟,等于是你自己拿勺子攪碎了你自己的腦袋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默我跟你講啊,趕緊斷了這個念頭,完全是胡鬧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聽這個,林默也覺得自己想的太離譜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先綁走302的這個計劃得到了他們的一致同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先這么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怎么綁,也簡單,老媽說,馬上偵緝隊的人就來了,到時候拔了這幫二鬼子的一身皮,穿自己身上,然后沖進去直接抓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到時候不要說話,把頭蒙住,然后試著往出帶,看能不能離開旅館。如果出不去,就演戲,看看能不能把那家伙湖弄住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行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計劃定好了,立刻執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最好能離開這個興樺旅館,之前兩次倭兵都能找過來,可能都不是偵緝隊的原因,而是這里早就暴露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只要能離開這里,就可以爭取到更多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眼下,想太多也沒用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萬事俱備,就等偵緝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許久之后,偵緝隊到了,結果他們剛進門,林默和林淵就一起動手,把人直接按在地上,黑裙女鬼也幫了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很順利,把衣服拔了,人綁了,丟在104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最好是滅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用槍,會有聲音,用其他的手段,會尸變復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暫時只能綁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換上偵緝隊的衣服,挎上槍,算上林默,林淵還有老媽,也只有三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太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就讓林默弄出來幾個紙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紙人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明顯忘了,經過提醒,這才將信將疑的拿出那本紙人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拿出紙人這么一搗鼓,出來了四個紙人壯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它們對林默是言聽計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也是讓它們都穿上衣服,挎上槍,這么一來,七個人,差不多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上三樓,敲302的房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房門打開的剎那,七個人一窩蜂的沖進去,把里面的執念按住,對方手里也有槍,先卸了,然后綁起來,用破布捂嘴,再用一個黑衣服蒙住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齊活兒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下讓四個紙人分別抓著對方四肢扛下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在此之前,對方身上的情報,那一封信也被搜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下樓的時候看了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上面是一份名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得有三四十個名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就沒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這么一個東西,居然讓302執念了一百年?

                肯定有其特殊之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到了一樓,出了大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老媽之前就說過,說你們之前試過,無法走出旅館十米范圍之外,但是這一次帶著302,或許可以破開這個限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能避開興樺旅館,或許局面就會有變化,可以打破原本的困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待會兒一旦倭兵來了,接下來的結果必然就是重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步兩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默心里默念,他看到了那個賣糖葫蘆的攤位,也看到了地上小孩和攤主的尸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看到,躲在暗處,已經尸變的旗袍女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繼續往前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越過了尸體,也過了糖葫蘆的攤位,旗袍女人沖了過來,張牙舞爪,結果被老哥過去扭斷了脖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再次倒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她會再次站起來,但那個時候,他們已經走遠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超過十米了,我們出來了!”
            投推薦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

        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            新作推薦:

            小說末日從噩夢開始已更新到最新章節 第九百九十七章 十米限制、我們出來了,全文免費閱讀并且無彈窗廣告。

            欧美太级大黄片_欧美特大黄aaa黑寡妇_欧美特大黄一级AA片